央廣網北京2月5日消息 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今天,正月初六。兩年前的大年初六,河北保定的鄭艷良突然發病,腿疼難忍,第二天,他帶著不到兩萬塊錢,到北京看病。因為治療費用高,風險大,鄭艷良回到了保定家中。兩年後的今天,鄭艷良正住在北京的醫院治療。
  2012年4月,一把鋸、一把小刀,一個癢癢撓,一塊毛巾,鄭艷良在家自己鋸腿截肢,鋸下了發病的右腿。2013年10月,鄭艷良自己鋸腿的報道讓人們感到震驚。愛心人士給他捐款,有醫院表示願意為他免費手術。
  患病的這兩年,在近4個月的時間里卻發生了大變化。收到捐款、免費手術後的鄭艷良生活怎麼樣?他的病情又是否得到了控制?中國之聲新春回訪,今天探望鋸腿男子鄭艷良。
  "新春快樂,祝你們馬年吉祥……鄭艷良把所有祝福送給你們,謝謝您們的幫助。"
  除夕那天,躺在北京友誼醫院病房的鄭艷良給幫助過他的人和媒體記者發了一條拜年的短信。被子下麵,兩條腿都沒了。
  鄭艷良:把這個腿截了以後給包扎了,還都在缸呢。連我這條腿鋸下這條都在缸里呢。都拿回去放在缸里了。農村說以後人不在了留個全屍。右腿把血栓給抽出去了。那會兒說沒事了,他說出院吧,回家吧。
  去年10月,保定市第二醫院診斷鄭艷良是雙下肢動脈閉塞,給他進行了免費手術。出院後,他和妻子都想著日子能好過一點了:
  鄭艷良妻子:就說過了年按上假肢,我也不出去上班去了,把我們家地一半種地,一半建個養豬場,先養點豬。先小規模慢慢養,總比在家獃著強。想得好,可惜……
  剛出院沒兩個月,鄭艷良再次感到腿部疼痛難忍,家鄉保定的醫院說治不了,鄭艷良說,要找好醫院:
  鄭艷良:這個1月份18號下午三點多,咱們這個左腿突然又發起血栓了,也是從大腿這。汗和下雨潑水了似的那麼疼。他說,你這個病咱們這怕瞧不了,我說你要怕瞧不了,到北京那邊有把握嗎?我說咱們得找好醫院才行,這點錢造光了都不要緊。他結果把這聯繫好了。
  年前,鄭艷良住進了北京友誼醫院,目前,院方表示,鄭艷良的血栓是腎病綜合徵引起的:
  院方:病人就是一個腎病綜合徵。就是引起血栓的主要原因。現在不需要做手術,他這個腎病綜合徵不需要做手術。
  這次到北京看病,鄭艷良帶著之前捐款剩下的20多萬,比起兩年前春節時,帶著一兩萬塊錢第一次到北京看病,他說,心裡稍微有點兒底:
  鄭艷良:大概30幾萬吧。上市醫我給他結帳是花了一萬八千多,最後一瞧這個腿栓住,當下交了兩萬押金。就轉這邊來了,交了五萬。還有個二十六七萬。手裡好賴還有20多萬呢。
  此前發病鋸腿之後,是鄭艷良主動打電話給媒體,想要人給他捐個假肢,沒想到全國都知道了他的事。而這次再發病,鄭艷良說,他本來想不用媒體報道:
  鄭艷良:咬著疼往醫院里跑,我到那兒去保定報社趕過去,他說怎麼樣?他說我報道一下。我說你別報道,沒多大問題。老報道你讓關心我的人們怎麼說啊,等於不相信咱們了這是。
  但最後,還是有不少媒體又聚到了友誼醫院的病房。從去年被報道後,鄭艷良接到了很多愛心人士的捐助。村裡人也找到他,希望他能幫著找找媒體給報道解決點事兒:
  村民:我們老家那邊有點事兒……這不想讓你幫個忙把這個事給解決解決……
  鄭艷良:也是我們村那點事,他們想著不公平合理,他說你有記者的號,給我們聯繫聯繫,就給他們打一個說說這個事。後來,我現在先養病,我不能顧那麼多。
  春節前,鄭艷良告訴記者,大夫和他說病情穩定了,過個兩三天就能出院。但聽到"出院回家"卻沒有讓他高興起來,他說還想再住院觀察觀察:
  鄭艷良:過個三天兩天,大夫讓出院。他說帶著藥回家治療。他說現在不需要做什麼手術,他說穩定了以後回家去,這邊費用太高,怕咱們的錢到時候花太多了,回家養著吧。他們那麼說穩定不穩定,他說哪邊治都一樣。我覺得這麼也不如這邊啊。我想先提出要求說再在這治一個星期再看看情況。
  現在,兩條腿都截肢了,又再次發病,鄭艷良和妻子也不想著裝假肢、開養殖場了,在醫院住著,只求能把病控制住:
  鄭艷良妻子:畢竟到了北京這大醫院了,肯定能給他治好。現在也豁出去了。剛開始給咱判死刑,說頂多十天半個月。現在已經活了200多天了,賺了。他說,我現在也賺了,不怕死……說是不怕死,也不想死啊。也在爭取吧,如果說上天能再讓他活十年八年……太奢望了,能活一天算一天吧。  (原標題:[新春回訪]保定鋸腿男子春節留京看病 病情已穩定)
創作者介紹

shinhwa

em14emvci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